语用学方法在民法原理教学当中的运用

  语用学这一学科通过语境探究言语互动理解过程,试图发掘超出话语本身的说者意图。由于法学方法论的语用学转向,语用学方法称为法学方法论的核 心原则。法学方法论的掌握无法离开民法体系,因而民事法律关系的本质内涵决定了语用分析法的意义,并且其特征可以通过语用学得以理解。通过语用视角可以分 析民事法律关系的有机性、规范性和时间性。语用学和意思表示解释的目的都是为了实现特定交际情境中主体意欲表述的看法,都是为了探寻某种意义的真实与正当 性展现,因而言语行为理论是意思表示解释的核心义和根本方法。
关键词法学方法论;语用学;语境;民法;意思表示解释
中图分类号DF;H3
文献标识码A
文章编号1672-2728(213)3-24-5
一、语用学方法
(一)语用学主特征
对语用学下一个明确性的概念存在难度,因为该学科包容了相对复杂的内容,具有综合性的视野。通常认为,语用学主研究指示语、含义、语境、预 设、言语行为等。Horn&Ward认为语用学的研究范围(the domain of pragmatics)包括含义、预设、言语行为、参照(reference)、指示、确定性与不确定性。索振羽认为语用学的研究范围包括语境、指示词 语、会话含义、预设、言语行为、会话结构六个方面。语用学通过语境实现互动过程的意义理解与建构,除了通常情境下的直接的、简单的意义传递路径之外,强调 特殊的意义,或者言外之意理解方式,即试图超越话语与文本本身,走向强调识别与认知的理解向度,即意义的本有层面。这种特别之处关系到语境、语言使用者和 交际,即语境与主体间性。因而,无论是对含义的理解,对指示语的表达,对预设的推理及对言语行为的分析都是围绕着语境和主体间性而展开的。
(二)语用学通过语境探究盲语互动理解过程
语境是语用学的基本概念与核心范畴,旨在通过语言的上下文或者语言外的时空背景尽可能最大化地达致对话语本身意义的理解,进而对互动过程丰富 的意义流转实现清醒的认识。不同话语在特定情形下往往表达了与其抽象解释相比更加具体、形象和独特的内涵。语境因素中包括了背景知识如时间、空间、上下 文、对象和话语前等,情境知识如交际时间和地点,交际主题及其正式程度以及交际主体之间的关系模式等,相互知识如主体之间的相互了解。它们作为生活世界 的互动素材和语料库,诸如文化、社会以及个性结构等,构成了相互联系的复杂的意义语境,尽管它们的表现形态各不相同。尽管理解需通过语言进行诠释,并且 正如福柯所言“任何话语机制都依附于非话语机制才能得以运转,才能发生效果。”但需注意的是,各种社会关系尤其是民事法律关系当中,基于互动参与者 对语境素的了解、遵循与掌控等可以确定民事法律关系的内涵、本质以及类别。
二、民法对语用学方法的倚重
(一)方法论与法学方法论
“方法”一词关于蕴含着实现特定目标的步骤与途径的问题,即理解问题后到解释如何解决问题的模式。严格来说,方法体现了一种对正确实现目标的 路径选择,发现how to do的路径。“方法是任何特殊领域中实施程序的方式,即组织活动的方式和使对象协调的方式。方法论就是讨论方法的理论。”因而方法不是简单的工具性运用关 系,更多地体现为主体之间就某种程序上的目的实现所表征的范式转化与思维方法。方法论即是这种方法的理性体系与演说,对所有学科都有重价值。无论是哲学 或逻辑学层面上的纯粹的一般的思维探究,还是具体地运用到不同人文或社会科学的、存在技术性色彩的方法体系,都属于方法论的范畴。“对那些总是指导着科学 探索的推理和实验原理及过程的一种系统分析和组织……也称之为科学的方法。因而,方法论是作为每一门科学的特殊方法的一种总称。”在学理当中,方法论的运 作模式主就是通过特定概念或范式的理解走向一种结合判断、推理和论证的过程,从而走向某种特定的有效性目的。关于法学方法论的理解也存在诸多说法,但笔 者认为,不同的理解总是遵循着某些特征。法学方法论应当建立在特定的哲学基础之上;必须具备逻辑性和分析性,尊重某种知识谱系的推进对方法论的影响;法学 方法论需在法律实践(法律效果的实现与法学研究,只强调前者的可以成为法律方法论)当中具有功能性,甚至体现不同学术思维的不同特色和价值判断选择。可 以说,广义的法学方法论既关注法学研究的方法论体系,也包括实践向度的旨在达到司法判决有效性的法律方法体系。后者主关注法律人的解释、推理、论证以及 价值判断等思维模式。
(二)法学方法论的掌握无法离开民法体系
民法思维依存于法学方法论体系。民法理论的研究、理解和运用以及民法规范的适用与实现都必须和法学方法论紧密地结合起来。之所以如此强调,主 可以从以下三个方面进行解释第一,法学方法论主运用在民事争议解决当中。诸多方法论的逻辑原则、范式体系和运作模型,尤其是法律解释的方法都是从民 法体系当中取、分析、发掘、总结、归纳并整理出来的。这也可以解释为什么很多知名方法论研究者都出自民法领域的原因。第二,法学方法论当中许多方法在刑 法和行政法体系当中是难以有效适用的。这不但涉及到刑法等领域当中的特定的严格原则,例如刑法中的禁止类推,也考虑到权力性运作与法律规范的理解之间的张 力与矛盾,例如行政执法原则等等。这进一步解释了第一点当中指出的方法论能够在民法体系中充分展开的缘由。第三,民法体系框架和安排使其制度上规范相对完 整、部门分类清晰明确。许多国家不但有总则性质的民法典,也有包括合同法、物权法、侵权行为法、婚姻家庭法和知识产权法等等比较完善的规范系统,这也为法 学方法论以明确制度规范为前的求得到了相对充分的满足。
(三)法学方法论的语用学转向
人类通过理性来实现自身认知能力的升和智识储备的增长,而实现理性的表达方式和意义的传达,语言须臾不可缺少。2世纪初,哲学的研究发 生了一个根本的转向,那就是从本体的实在论和认识论走向了语言学领域内“语词”、“话语”、“语句”的探究,语言成为了主的研究对象。这是哲学研究在历 史上经历的“思维转向”之后的第二次转向。意义问题成为哲学追求的根本。德国逻辑学家弗雷格的研究被认为是当代西方语言哲学的理论起点。维特根斯坦是这场 哲学发展事件中的代表人物,他的后期思想着重于日常语言意义表达的作用,出来一种称为“语言游戏”的分析范式,旨在考查语词和文句在语言游戏当中的确切 含义,以实现有效的意义沟通和话语互动。因此,语言被求放在日常生活当中语义分析,注重语境的限制作用,尽量回避对语言运用进行归类和模式化的倾向以实 现语言真实含义不被模块化的归纳思维所抹杀的目的。维特根斯坦的思想使法学研究走向了一个面对日常语言分析而不是宏大的规约与定义的新维度。哲学上的语言 转向必然引发对于法学以及法学方法论语言转向的思考。
  语用分析法体现为法学方法论的原则性引导和重组成部分。“从方法论的角度看,法学强调‘个别化的方法’,强调‘情境思维’(situational thinking,situative Denkweise)和‘类推思维’(ana-logical thinking,analogische Denkweise)。情境思维,是依据具体言谈情境(Redesituation)的思维,它求所有对话都应当在一定的语用学情境下展开。”在此基础 上法学方法论引导的法律思维不但强调规范性、说理性和逻辑性,更强调评价性、沟通性、语用性和情境化(或者类推思维)。“法律本身在根本上也是基于沟通 立法者与公民之间的沟通,法庭与诉讼当事人之间的沟通,立法者与司法者之间的沟通,契约当事人之间的沟通,某一审判中的沟通。更显著的是,这一沟通方面现 在被认为是处于法律合法化框架(frame)之中法律人之间的一种合乎理性的对话是‘正确’地解释和适用法律的最终保证。”显然,法学方法论的基本原则 也应当顺应这个哲学转向,走向一种动态的、多主体的、情境化的和互动性的方法论体系。
三、民事法律关系及其对语境的依赖
(一)情境化分析有助于理解和升民事法律关系理论
民事法律关系可以说体现为一种基于统一化目的而结合在一起的民事权利、义务或者其他拘束的综合体。这些权利义务体系构成了民法任务的现实化运 作机制,也表明了对民法调整对象的理解。从广义层面上来说,民事法律关系当中既包含积极层面上的主体权能,效果归属于他人的权限和取得期待等,也包括消极 层面上的拘束、负担以及职责等。不同素构成的民事法律关系的内容,左右着该范畴的理解、识别,运用于发展的机动性与特征。因而需从语用分析的角度来予 以探讨。
民事法律关系在不同的案件中是数量、结构、模式各异的互动关系,主为主体之间的意义传递与话语互动关系。在特定的简单或复杂的民事案件中, 法官通常首先做的就是厘清案件里的法律关系,这是通过类型化的关系体系进行的演绎推理,也是进一步适用法律,确立规范效果的语用逻辑件。法律关系的性 质决定了案件的性质,民法理论体系、规范制度和思维进路也主通过法律关系入手,因此,可以说法律关系是民法看待社会与世界的镜子,是衔接具体语境与范畴 框架的桥梁,同时也是民法的核心纲领与分析进路。民事法律关系具有体系性、复杂性和时间性,强调意思表示的自由度。这都决定了主体之间的话语互动与语轮关 联对于民事法律关系的形成、变更与消灭等都发挥了核心引导作用,并表征为其进展的存在状态。
(二)民事法律关系的特征可以通过语用学得以理解
民事法律关系具有有机性、规范性以及时间性。这些不同特性在现实生活中都需从语用原理的分析引入,并将这种方法作为分解与解析纷繁复杂的关系模式的重途径。
首先,民事法律关系具有有机性。民法的作用不能仅仅满足于概念体系架构的完美协调,其核心义在于现实生活对民法的遵循以及民法精神与原则的 实现。然而,特定案件当中往往不能从单一的关系类型入手,而是多重复杂的关系类型与主体关系的综合体。拉伦茨就说过,法律关系可以由单一的权利和与其对应 的义务组成,也可能是由以某种特定方式相互组合在一起的很多权利、义务和其他法律上的联系组成。因此,面临这种复杂的需细细探究的有机组合体,法律人不 仅认同现实案例鲜活性对关系分析带来的难度,也探寻有效地破解这种有机性的有效分析方法。语用学的关联方法可以有效地离析法律关系素,并有效重构权 利关系的序列。
民事法律关系的有机体之所以具有权能、负担、取得期待以及拘束等各方面的表现,主在于主体之间互动的话语情境的多样性和复杂性。依据关联原 则,说话人力图在听话人的语境假设中产生相应的语境效果,话语内容、语境和各种暗示,使听话人对话语产生不同理解,但不一定在任何场合下对话语表达的全部 意义得以理解。他只用一个单一、普通的标准理解话语。这个标准足以使听话人认定一种惟一可行的理解。不管怎样,一个语言共同体的成员在实践中必须从这样一 点出发,即说话者和听话者对一个语法表达式是能够以同一方式来理解的。他必须假定,同一个表达在使用它的多样情境和多样言语活动中保持同样的意义。即使在 意义的符号基础中,多样的相应符号类型也必须是能够作为相同的符号来辨认的。关联性是与交际者认知能力紧密相关的,而互相明了又是理解会话含意的基础。否 则,话语就无法建立适当的关联,最终造成误解、冲突。交际的直接目的就是用最小的心力,实现最佳的语境效果。“关联理论是解释语言的‘符号模型’和解释言 语的‘推理模型’的有机组合,其核心是‘交际本身传递的就是关联的信息’,并用言语信息处理者在处理信息时所支出的认知耗费和得到的语境效果的经济比例效 度,来说明话语交际的关联性。”优化关联就是语境效果和心力的恰当调配。每个人在认知语境中的背景知识都具有可及性,他按照深入程度的不同而被说话者斟酌 采用,推定其话语达到了最佳的关联度(这一过程受到关联原则本身的制约)。
民事法律关系的有机体只有通过这种关联性来升自身得以认知和理解的程度,也只有通过前的周密度、互动的程序性以及语境的抽象化才能找到该 关系体系的共同目的和指导原则,从而有效地将其运用于具体规范中。所有权事实上是一个复杂的包罗万象的法律关系。比所有权更加复杂的是债权债务关系和亲属 法关系。一项债权债务关系不仅包括给付义务和与其对应的债权,而且还包括确保它们的辅助义务和权能以及形成权和权限。这些权能可以作为衔接最大关联度在特 定语境中的导航,引导民事法律关系的走向符合法律范畴的预期和规划,从而在语用推理的基础上将语境的最大关联与规范的弥合联系了起来,最大化地激活了民法 的现实力和关系主体的背景智识与意图的理性推导能力。
其次,民事法律关系强调规范性。民事法律规范通过民事法律事实对社会关系进行调整,使这种调整对象披上了权利义务的外衣,在认知层面上形成民 事法律关系的同时,也使关系主体之间的互动和民事法律规范形成了语用关联。法律规范需成为认知语境当中的有效协调性素,从而保证法律关系的有效运转。 这种保证就是建立在通过法律规范将主体之间的民事关系,如租赁、买卖、居间、代理甚至婚姻这样的人身关系的素的分离使生活关系和法律关系得以区分,但这 种区分也只是在理解层面和司法审判过程中具有方法论上的意义。此外,法律规范本身的意志和当事人之间的意志也能够通过这种区分得以协调起来。如果在认知语 境层面上,将民事法律关系这一“心理结构体”通过规范件得以辨别,就有助于在司法审判过程当中将不同法律关系层层抽离,层层分析。例如在一个案件中,原 告作为母亲,数十年如一日地背着自己的聋哑孩子上学,对他辛勤教育,最终孩子考上了大学。当地的一个小报记者对此进行报道,后被改编为报告文学甚至排成电 视剧。原告发现该报纸涉及到她家庭的诸多私密细节,随即起诉至法院。一审认为构成名誉权的侵害。民法规范当中关于侵害名誉权的义在于降低了主体的社会评 价,对其名誉产生负面效应。该案显然不属于这种情形,事实上原告的社会评价反而因此升了。因此依据法律规范无法认定名誉权受到侵害这一事实。该情境素 在现实生活当中起到了引导规范探寻的对应性的价值。根据侵害隐私权的规范件,即“未经本人同意、披露个人生活秘密,造成损害后果”的规定,可以认为该案 中原告的隐私权受到了侵害。原告对此表示接受。显然本案中的“主体”不仅是交往双方的法律人的概念,它涉及语境预设,通过包含了对规范价值的遵循的语境预 设构建诸条件以达到沟通的成功。
  最后,民事法律关系具有时间性。任何法律关系都在特定时间开始或结束。作为一种时间现象,法律关系的开始与消灭的时间通常有规范上的标准,基于此标 准,特定语境件通常可以作为这些时间点的开始、延续、变动、结束的参照,同时语境推理对于前到结论的先后跨度也能够据此进行不断纵深、不断拓展以及不 断推进的走向类型。在民法中,债权作为动态财产权的时间性表现是最明显的,其社会机能在于跨越时空障碍,实现财产的流转,保障在不同地域和时间发生的商品 交换得以实现。债权的消灭意味着特定物权或类似权利的实现,这最终也意味着债权价值的实现。有的权利,例如形成权,其行使过程一旦结束就意味着这种权利的 消亡。其时间性主体现在形成特定的权力,因此是可消耗性权利。
四、民事法律行为理论的语用反思
(一)民事法律行为是一种言语行为
《民法通则》第54条规定“民事法律行为是公民或者法律设立、变更和终止民事权利义务关系的合法行为。”作为重的法律事实,民事法律行为 或法律行为表征了对于发生特定法律效果的需求,以意思表示为核心件并且预设了合法性的判断。民法学界对于民事法律行为的本质合法性特点存在争议,这是因 为没有注意到法律行为对于主体间互动商谈以及效力认同的程序性效用和听者说者之间对话的真诚性、正确性与可批判性的反思与理解。任何民事法律行为都表征为 一种意义表达,其合法性在结构性会话的过程中得到体现和认同。因而意思表示的解释对象无论是重在主体内心的真实想法还是主体实际的行为展现,都需通过语 用学来协调这种通过意思表达与对方的理解之间的衔接与融贯。不同效力的认定意味着特定语境素是否具备、是否缺失以及是否合乎结构性求的分析,因而民事 法律行为特定类型的效力(如效力待定的、可撤销的和无效的)本身反映了情境转换的制度性标准和时空延展。抽象性标准最终落实到语境细节的辨析上。另一方 面,情境的意外变化有时也可以作为特定民事法律行为必性与责任判断的依据。情势变更原则就是一个典型的例子。该原则认为当合同在有效成立之后。得由于无 法归责于任何一方的情形变化从而使合同效力实现结果显失公平的情况下,从而使其内容发生变更或解除的原则。这种变化对于权利和义务的影响应当基于该情境走 向中的互动商谈,同时更加注重变更后的情境素在双方对该背景知识的解释及其真实意思和对于各方当事人尤其是权利受损一方的利益评价。
(二)言语行为理论对意思表示解释的启发
言语行为理论是由奥斯丁总结出来的,他认为言说本身也是能够产生特定效果的行为,并相信“说话就是做事”(Austin,1962),说话人 只说出了有意义、可为听话人理解的话语,只所说的话传达了一定的交际意图就可以说他实施了一个言语行为。通过话语表达实现特定意图成为言语行为的本 质,作为解释民事法律行为以及私法自治原理的核心概念,意思表示是意图实现某种法律效果的话语表达。通过语词,人们的真实意图可以通过言说表达,使主体之 间的互动走向有助于促进特定民事法律行为的成立与生效。因而意思表示是一种行为,从事这种行为是为了将内心活动的某个过程告知于大家。语用评估在言语行为 当中可以有效实现对话语意义的理解。例如,在合同行为当中,出卖人叫卖出价的行为表征了期待与他人订立买卖合同的意图或者“请求”,听者对此的回应也可以 体现为言语行为,例如讨价还价或者出购买需求。对于出卖人的“约邀请”,听者无论给出肯定还是否定的回答都表征了体现为特定语用效果的言语行为。
意思表示包含着主体的内心目的、效果意思和外部行为三个部分。连接这三素的意义表达过程体现了主体对其目的的思考、整合,理解、诠释以及表 达方法。这些都在很大程度上决定着民事法律行为本身的成立与生效界限。意思表示的表现形态有时未必是通过语言文字的方式,各种姿态、肢体等符号性表示,例 如拍卖中的举牌竞价等,也体现为一种表达内心针对特定民事法律关系的处分的态度和意志。信息的获取不一定求一定是口语的直接表达,主体以其向外传达的意 向而表征自身的独立性,即主体的存在意味着他在持续地不间断地表达和传递特定信息。“我们总是在说。哪怕我们根本不吐一字,而只是倾听和阅读,这时,我们 也总在说。甚至,我们既没有专心倾听也没有阅读,而只是做某项活计,或者悠然闲息,这当儿,我们也总是在说。”说话是作为社会主体的人的天性。主体间的信 息传达将不仅仅限于文字或者口头的意思表示,而扩展到了可能对行为模式选择趋向产生影响的任何信息表示。因此,应当分析当下信息爆炸时代对意思表示表现模 式发掘与探究。可以说言语行为理论在意思表示解释方法当中将语用学与解释学连接了起来。语用学和意思表示解释的目的都是为了实现特定交际情境中主体意欲表 述的看法,都是为了探寻某种意义的真实与正当性展现,因而言语行为理论是意思表示解释的核心义和根本方法。
参考文献
1Hom,L.R.&G.Ward.The Handbook of PragmatiesM.BostonBlackwell.24
2索振羽,语用学教程M,北京北京大学出版社,2
3福柯,知识考古学M,谢强,马月,译,北京三联书店,1998
4鲍亨斯基,当代思维方法M,童世骏,邵春林,李福安,译,上海上海人民出版社,1987
5唐·埃思里奇,应用经济学方法论M,北京经济科学出版社,1998
6舒国滢,等,法学方法论问题研究M,北京中国政法大学出版社,27
7Mark Van Hoecke,Law As CommunicationM,Oxford-Portland OregonHart Publishing,22
8申卫星,对民事法律关系内容构成的反思J,比较法研究,24,(1)
9Larenz/Wolf,Allgemeiner Teil des B.rgerlichen RechtsM,Aufl.8,Verlag C.H.Beck,1997
1熊学亮,语言使用中的推理M,上海上海外语教育出版社,27
11海德格尔,在通向语言的途中M,北京商务印书馆,1997